上帝的眼泪(二)

浏览量:38 次

可是我没有带回家的钥匙,钥匙在倩倩的包包里,我怒然的看着二凡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二凡似乎很累,趴在楼道上不断地喘着粗气,我叹息一声,也陪二凡坐下,现在的我什么事情都做不了,而且,随时都有被黑白无常带走的可能,心中这么想的时候,我已经默认了我就是一个灵魂。

半夜三四点的时候,二凡像是百米赛跑般向楼下冲去,我奇怪了一下,随后想到,可能是倩倩回来了,果然,不一会儿的时间,倩倩领着二凡走了上来,穿过我的身体,打开了房门。

我跟在他们身后,默默地看着他们,倩倩先是拿出二凡的食物,一下子倒了足够二凡吃三四天的狗粮,看到这里,我就知道我肯定还在医院抢救,倩倩从昏迷中醒过来,强忍着身体的不是,来给二凡倒点食物。

我又怒又心疼,二凡什么时候比我都要重要了?倩倩又给二凡倒了一大杯水,之后便离开了,直到三天后才回来,随着倩倩同时回来的还有双方的父母,倩倩比之前瘦了很多,脸色也比较苍白,更是没有了之前和我在一起的灵气,唯一不变的就是她的眼睛,充满了希望。

难道我还有救?我的灵魂都在这里了,怎么可能还会有救,强迫自己放弃希望,我现在的愿望很简单,就是多看倩倩几眼,然后等着黑白无常把握接走。想象中的黑白无常迟迟没有出现,我就陪着二凡,孤独的呆在房间里,期待着倩倩什么时候能够再次出现。

这一天,又想起了开门声,倩倩走了进来,先是去饮水机旁给自己倒了杯水,咕咕喝了几大口才结束,然后又走到二凡身边,摸了摸二凡的狗头,“二凡,这几天正是可怜你了,幸好凡凡的病情已经稳定,今天我带你出去好好逛逛。”说着,就牵着二凡向外面走去,绳子还是那条普通的绳子,望着倩倩的背影,我突然觉得有些心酸,这几天也不知道倩倩承受了多大的心理压力。

二凡离开,自然不能少了我,走在路上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倩倩带着二凡走的这条路应该是去往医院的道路。说实话,我也很想看看我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,而且根据我的推测,我应该不是一个灵魂,第一,我的身体并没有死亡,第二,我不害怕阳光。

走着,走着,我突然看到看到前方十字路口一辆小型客车失控,撞上了前方正常行驶的小轿车,小轿车又撞上了前方的轿车,已发生了一连串的追尾事故。然而就在此时,一辆承载着数三个钢筋水泥管的卡车发生侧翻,倩倩就在卡车的旁边,正是钢筋水泥管的所过之处。我完全傻掉了,倩倩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,通常情况下,倩倩会在钢筋水泥管的撞击下骨折,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,我已经绝望了。

万分危急之下,最先反应过来竟然是二凡,或者是二凡自己贪生怕死,或者是二凡真心想救主,二凡望了自己主人的手一眼,顷刻间退出好几步,幸好倩倩害怕丢失二凡,将绳子栓到了自己手腕上,倩倩刚刚被二凡拉着离开,一个钢筋水泥管就在她的面前滚过,如果稍微晚上那么零点一秒,我都会后悔一辈子。

这钢筋水泥管不是普通的钢筋水泥管,直径近三米高,厚度有十厘米厚,压在人身上,不死也得赔进去半条命。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我竟然是瘫软在地上,要是我有自己的身体的话,很有可能已经被吓尿了吧。

等了一会儿,交通警察便赶到了现场,对现场进行拍照,又将倩倩送到医院。二凡不能进医院,所以我和二凡在医院外焦急的等待着。我望着二凡,这是我第一次正视二凡,不得不说,二凡今天的举动让我很意外,如果是在古代,我一定会和二凡拜把子,然后称兄道弟。

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小看二凡了,倩倩在医院出来,她没受什么伤,只是受了点惊讶,医生怎么说的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现在的倩倩需要好好疗养,倩倩看医生的这个医院和我所在的是同一所,所以倩倩顺便去看了看我,我父母应该也在,应为我看到了我父母的车。

大约半刻钟的时间,倩倩又走了下来,我猜倩倩并没有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父母,不然她不会一个下来,倩倩下语纤门口台阶的时候,我明显的看到她揉了揉太阳穴,看来今天发生的事情对她的冲击不小。

等倩倩带着二凡回到家中的时候,已经是半夜,整个楼房乌黑一片,倩倩拖着疲惫的身子,打开房门,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来到厨房给二凡拿狗粮。我看到倩倩晃悠了一下,我心一惊,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。

就在倩倩打算把狗粮倒在二凡专属的小碗里的时候,狗粮突然洒落一地,“嘭”的一声,倩倩重重的摔在地上,让我的整个心都是一颤。我跑到倩倩身边,打算将其扶起,可我忘记,我的身体已经不在了。我看向二凡,这个房间里除了我就只剩下二凡了,但是二凡以前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它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它只是趴在倩倩的身边,不断地舔着倩倩的脸,我知道这种办法根本没有任何作用,我气急败坏的在地上锤了一拳,以表示我的愤怒,二凡像是感受到了我的动作,对着我大吼一声。我心中一喜,既然二凡叫了,那就有办法吸引人来。

我不断地捶着地板,二凡不断的叫着,就这时,我对门的房门打开了,一道女性的声音叫喊道:“谁啊,出什么事了,能不能小点声?”我一听这人的语气,一定是一个人温柔的人,它绝对会救倩倩的。我继续捶地板,狗狗继续叫。

最终,那人敲响了我家的房门,可是房门在外面打不开,我急中生智,像狗一样趴在地上,示意二凡和我学,让我意外的是,二凡竟然真的和我学了。

我跪在门前,把手当做爪子,模仿开门的动作,一开始二凡只是看着我,到最后,它地虎也急了,直接扑上前打开了房门。

那人看到开门的是一只狗,“哎吆”叫了一声,我知道还没有完,可是我还没有做任何动作,二凡就叫了一声,并且转身向倩倩的方向跑去,那人好奇了一下,也跟着走了进去,我的灵魂仿佛被掏空一样,坐地上,无力的咽了口唾沫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上帝的眼泪(二)